LOGO

2015

.21

硅谷的成功是因為叛徒的不斷涌現?

閱讀數:858

張三是國內某頂級名校的輟學生,聰明過人,家境殷實。他和幾個同學合伙,想要開發一款能夠改變千萬人生活的軟件,并最終創建一個有千萬億元收入的公司。


李四也有這樣一個夢想。他曾長期擔任國內某家頂級互聯網公司的軟件工程師,并負責過某款明星產品的開發。為了開發這款能夠改變千萬人生活的軟件,他也和幾個合作伙伴合伙創建了一家創業公司。


張三和李四在此之前未曾有過交集,他們將直接競爭,爭奪用戶,爭取風險投資資金。


在你印象中,誰更像是一個典型的硅谷創業者?在真實的世界里,你認為,張三還是李四成功的可能性更大一些?假如你是一個投資人,在相同的估值下,你會投資于張三還是李四呢?


答案不言而喻。


硅谷的奇跡:硅谷的謊言


著名學者吳軍博士表示,國內學者和媒體對硅谷和硅谷創業者的報道過于富有戲劇性,但仔細推敲卻并無邏輯。吳軍博士是在北大新領袖“全球創新之旅”美國硅谷站上,做出上述表態的。這次活動由北大新領袖主辦,這次活動的主題是“走進硅谷,尋找下一個風口”。


當地時間7月21日上午,吳軍博士為北大新領袖學員上了一堂歷時近三個小時的主題課——《硅谷:顛覆世界的創新高地》。吳軍博士表示,車庫創業是硅谷最大的謊言之一,創業者如果都是這么低的起點的話,他們不可能取得這么大成就的。


自上世紀60年代以來,硅谷一直是互聯網最成功的區域,也是中國各級各地政府爭相模仿復制的范本。在納斯達克前100家公司中,硅谷占了四成。目前,硅谷平均每天都有十幾家創業公司誕生,平均每周都有兩家公司成功上市,平均每年有四千多家小公司獲得融資,每家公司的平均融資額為3000萬美元。


另外幾個關于硅谷的謊言,則分別是氣候說、斯坦福說、VC(風險投資)說、知識產權說和政府扶持說。


吳軍博士指出,第一,如果硅谷的成功是因為舊金山灣得天獨厚的氣候的話,那么氣候同樣宜人的佛羅里達,也應該獲得獲得同樣的成就。第二,如果硅谷的成功是因為斯坦福大學提供的智力支持的話,那么位于波士頓的麻省128號公路,更有理由獲得成功,因為那里是美國大學最密集的地區,并且有哈佛大學和麻省理工學院這樣的頂級院校。


第三,如果硅谷的成功是因為VC提供的資金支持的話,那么紐約同樣有理由獲得成功,因為J·P·摩根其實也是一風險投資家,并為愛迪生、特斯拉兩位科學家以及通用電氣提供了風險投資。


第四,至于知識產權,吳軍博士指出,美國各個地區都重視對知識產權的保護,并不只是硅谷。第五,政府扶持說更說不過去,因為美國政府一貫信奉自由放任,很少扶持營利性企業,而且所有政府扶持的項目都是利潤不高的項目。


1.webp.jpg

吳軍老師授課


硅谷的成功:叛逆的力量


如果硅谷成功的秘訣不是源于上述因素,那么到底是什么造就了今日成功的硅谷呢?吳軍博士認為,硅谷至少有三個獨一無二的因素——叛逆而又寬容的文化氛圍、多元文化以及拒絕平庸的精神——造就了今日萬眾矚目的成功。


吳軍博士指出,類似于喬布斯在車庫里創建蘋果公司的傳奇故事,雖流傳甚廣又富有戲劇性,但卻并不是硅谷的主流。除了蘋果公司以外,硅谷偉大的公司,都不是誕生于車庫。


車庫創業的起點太低,恰恰相反,很多硅谷公司的起點都非常之高。很大一部分創業者都是從成熟企業組織中“叛逃”出來的精英人才,“拿著職務發明去辦公司”,包括思科、太陽、雅虎和谷歌等明星巨無霸企業。


吳軍博士指出,硅谷有今日之成功,很大一部分可歸功于“背叛的功勞”。例如,包括摩爾、諾伊斯等著名的“八叛徒”在1957年離開半導體公司后創建的仙童公司,就是今日硅谷的先驅,而在60年代,“八叛徒”又相繼離開,并連續創業,不斷開花結果。


截止2014年,從仙童公司分離出來的公司有92家上市公司,包括英特爾和ADM,總市值超過2.1萬億美元。


吳軍博士指出,與硅谷的“背叛”相對應的,是硅谷的寬容。第一,加州法律比較傾向于支持跳槽者,不像紐約、新澤西州等地嚴格的執行同業競爭條款。員工辭職或者跳槽之后,可以繼續從事原來的工作,甚至與前雇主直接競爭。


第二,大公司對辭職的創業員工進行投資,而不是“趕盡殺絕”。吳軍博士指出,通過訴訟,大公司從“叛逃”員工身上獲得的受益,可能不超過1億美元,而且還要經過曠日持久的法律程序;相反,通過對“叛逃”員工進行投資,換取優先收購權或者購股權,獲得的收益反而高得多。


同時,硅谷繁榮的風險投資行業,掀起了一輪又一輪的合法造富運動,對這一過程也是推波助瀾。


吳軍博士認為,硅谷成功的第二個原因是多元文化。豐富的海外移民不斷的為硅谷提供新鮮的血液,這使硅谷很小的公司,也是一個很國際化的公司。因為其人員來自很多國家,目標市場也直接面對國家市場,使其國際化相對容易。


硅谷成功的第三個原因,則是拒絕平庸的文化氛圍。吳軍博士指出,再大的公司也會過氣,拯救過氣公司的最好辦法是使其萎縮,而不是不斷的浪費納稅人的資金以使其茍延殘喘,“死亡是一個公司對社會做的最后一個貢獻”。


2.webp.jpg

北大新領袖學員們認真聆聽吳軍老師授課


中國能從中學到什么


吳軍博士指出,硅谷是對現代工業制度的否定。


在硅谷,是人而不是企業,是核心。風險投資的資金支持,新興公司的瘋狂挖角,“讓工程師合法地暴富起來”,也使過氣公司離開硅谷甚至逐漸死去,也使硅谷永遠充滿活力。


目前,中國各地頻頻上馬各類孵化器,吳軍博士指出,其存在的最大問題是,“依然是以工業時代的思維方式看待生產資料”。


第一,過于重視土地和場地,忽視了環境和文化,而這恰恰是農耕文明的特點;第二,過于重視在資金方面的投資,沒有給予創業者足夠的指導;第三,政府在預測和規劃等方面著力過多,而未來恰恰是不可預測的。


好的投資人不應該去預測市場,而應該注重對市場的反應。吳軍博士認為,孵化器應該做減法,而不是加法。


北大新領袖簡介


北京大學新商業領袖培育計劃是由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聯合領袖型企業家發起的國家級高端項目,該項目以培育更多具有社會責任感、產業創新精神及行業競爭力的新商業領袖為目的,突破傳統管理教育模式的局限,采用到領袖型企業游學踐行的模式,并創新性將企業家修為課堂融入到生活和大自然中。


吳軍簡介


自然語言處理和搜索專家,暢銷書《浪潮之顛》作者;曾任騰訊副總裁,Google研究院資深研究員;當前Google中日韓文搜索算法的主要設計者。領導了許多與中文相關的產品和自然語言處理的項目,并得到了公司CEO埃里克·施密特的高度認可。


米果提供SEO優化
华人娱乐测速登陆线路1